Tag Archives: Umbrella Movement

  1. 如何減低參與式民主成本?

    Leave a comment

    December 17, 2014 by Nick Or 柯衍健

    「團結就是力量」乃老生常談,弔詭的是,群眾在雨傘運動中除了有共同口號、村民在生活中互相守望之外,便沒有什麼團結可言。「我只代表我自己,我就是自己的大會」的想法屢見不鮮。

    當運動群眾討論是否撤離、如何撤離、以什麼方法決定撤離;又或應否升級、以什麼方法升級;又或是大台、糾察等權威應否存在等問題時,往往是意見紛紜,甚至引發紛爭。縱然雨傘運動釋放出巨大能量,但佔領者在很多決策過程中的奇低效率,以致在很多關鍵時間無法有效應對,大有前朝政府議而不決之風。

  2. 民意下滑 「雨傘運動」應遍地開花 非固守自封

    Leave a comment

    November 17, 2014 by Nick Or 柯衍健

    社運人士的努力當然不容否定,然而,以上美好的圖畫都過份簡化了社運與成功的因果關係。在廿三條立法中,若政府沒有失去田北俊和自由黨的支持,法案會否擱置?反國教佔領縱然獲得社會支持,若不是在立法會選舉前夕,又能否逼使政府撒回學科?說到底,只沉醉於龐大的動員數字、使人稱奇的持續力和對政府運作的影響,而忽略對正式政治過程的重視,根本不足以逼使政府讓步。

  3. 雨傘運動的危機與出路

    Leave a comment

    October 8, 2014 by Nick Or 柯衍健

    以上現象,顯示回歸以來社會運動團體最嚴重的認受性危機(legitimacy crisis),沒有社運團體和領袖可以完全代表投身於同一個運動方向的群眾。以每位示威者個人投入程度而言,「雨傘運動」比以往的本土社運為高,比方說七一就只有遊行、六四就只是集會;「雨傘運動」的示威者於九二八清場發生後,學聯、學民和三子再幫不到他們,那就唯有靠自己,因而強化了每個參與者的主人翁意識(sense of ownership),社運團體的角色大為褪色。

  4. 「佔中公投」羅生門與大數據民情*

    Leave a comment

    July 3, 2014 by Nick Or 柯衍健

    「佔中公投」由6月20日正式啟動,佔中組織者和泛民支持者欲透過大數量的民意授權,獲得強大的政治能量,可在特首普選議題上挑戰建制政權。佔中團體委託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以網站、應用程式和實體票站三種方式供持香港身份證的合資格市民投票。據民研網站披露,截至25日晚上7時,三種投票方式的參與人數大約為22萬、47萬和5萬人;總投票人數超過74萬,超過很多人的估計數字,更比佔中三子原先定下的十萬人「合格」目標高出七倍多,對比只有6萬人參與的元旦電子投票更超出十倍。組織者聲稱,市民對真普選有強烈訴求,政府不應漠視。

  5. 誤把投票當公投 佔中自招煩

    Leave a comment

    May 13, 2014 by Nick Or 柯衍健

    任何一個組織,以內部程序為自身作出決策,本是無可厚非。佔中參與者按自己意願投出三個與政府談判的方案也是合情合理。這亦是佔中支持者的論調。問題是,622電子投票這個官名為「民間全民投票」的活動,在公眾眼中早就是一個全民公投。

    而這個公投印象其實是「和平佔中」成員,以及普選方案倡議者,在過去不同宣傳和活動中,有意或無意地在公眾心目中建構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