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信報財經新聞

  1. 新東補選促泛民政黨革新

    Leave a comment

    December 22, 2015 by Nick Or 柯衍健

    湯家驊宣布辭去立法會新界東議員職務,該席位的補選將於2016年2月28日舉行,而補選的提名將於1月18日結束,換言之,候選人提名時段只剩下少於一個月。 該議席對香港的行政立法關係極為關鍵。湯家驊辭職後,泛民在地區組別與建制派同為17席,若然建制派能夠拿下該議席,將能夠在分組點票的票數上佔優,可以直接提出和通過修改議事規則,給予主席更大的「剪布」權力,以防範「拉布」,期望改善政府的施政能力。 新界東是泛民佔優的地區,如無意外應可取得議席。可是,在這個關鍵議席上,傳統泛民派系也不敢怠慢,盡力透過協調來集中票數,增加勝算。由於該議席原本屬於公民黨,有傳其他泛民人士也會讓予公民黨黨員來出戰。 Advertisements

  2. 網絡制衡政治鬥爭

    Leave a comment

    October 20, 2015 by Nick Or 柯衍健

    香港大學委任副校長事件顯示出來自北京和其香港代理人的政治干預,已經滲入到大學院校管理之中。我與施家潤曾撰文詳述過中央對香港學術界的統戰工程以及公然打壓(詳見《香港革新論》第十二章)。副校長事件讓大眾意會到多名建制人士,甚至是一些與中央有政治聯繫的人早已植入到港大的校務委員之中,以牽強理由否決了陳文敏的任命。 港大事件引起的巨大回響,卻沒有使北京的在港代理人卻步。近日,梁振英這名兼任大學校監對院校事務念念不忘,委任了陳曼琪和何君堯成為新的嶺南大學校董會成員,顯示了其「疾風知勁草」的特質。這些新植入的代理人未必會在所有院校的事情上處處干預,但他們只需要在關鍵的事情上顯示北京的喜惡,即能引起寒蟬效應,為學者和公眾帶來恐懼,以收其全權管治之效。 北京天朝主義為了鞏固其政權穩定,其在港的政治操控只會有增無減。事實上中央在對港策略上早已築成了全方位的戰線。以牽強的理由干預院校任命是其中一種;以民間組織之名遊行到港大內誤稱校長馬斐森是「澳洲鬼」是另一種;在即將來臨的區議會選舉中以一屋多戶或老人院中「被登記」等方式來創造「幽靈選民」(Phantom voters)也是其中一種。我們在《香港革新論》一書也深入研究了選舉、教育、學術自由、法律和新聞界中正面臨的赤化挑戰。這些全方位的政治操控在反國教運動後卻越趨普遍,數量多而覆蓋廣,而這些行為在公眾眼中也顯得粗疏難看。我們需要問,面對全方位包圍的戰線,香港人可以做甚麼呢?

  3. 如何減低參與式民主成本?

    Leave a comment

    December 17, 2014 by Nick Or 柯衍健

    「團結就是力量」乃老生常談,弔詭的是,群眾在雨傘運動中除了有共同口號、村民在生活中互相守望之外,便沒有什麼團結可言。「我只代表我自己,我就是自己的大會」的想法屢見不鮮。

    當運動群眾討論是否撤離、如何撤離、以什麼方法決定撤離;又或應否升級、以什麼方法升級;又或是大台、糾察等權威應否存在等問題時,往往是意見紛紜,甚至引發紛爭。縱然雨傘運動釋放出巨大能量,但佔領者在很多決策過程中的奇低效率,以致在很多關鍵時間無法有效應對,大有前朝政府議而不決之風。

  4. 雨傘運動的危機與出路

    Leave a comment

    October 8, 2014 by Nick Or 柯衍健

    以上現象,顯示回歸以來社會運動團體最嚴重的認受性危機(legitimacy crisis),沒有社運團體和領袖可以完全代表投身於同一個運動方向的群眾。以每位示威者個人投入程度而言,「雨傘運動」比以往的本土社運為高,比方說七一就只有遊行、六四就只是集會;「雨傘運動」的示威者於九二八清場發生後,學聯、學民和三子再幫不到他們,那就唯有靠自己,因而強化了每個參與者的主人翁意識(sense of ownership),社運團體的角色大為褪色。

  5. 人大強勢「落閘」 預示後政改建制全方位策略

    Leave a comment

    September 4, 2014 by Nick Or 柯衍健

    中央在今次的決議中,要確保在新的政治遊戲安排上沒有風險,理由顯而易見——在一個權威政體的國度,權力高度集中,人作為政治動物,自然會想盡辦法奪權和分權,中央因而每天均要面對不同地方勢力的挑戰和權力爭鬥;中央近期多次表明,以國家安全先於香港政治改革,就是害怕香港的民主創舉,過快在內地輻射至全國,因而引發更多來自官方或民間的分權訴求。

    以上的政治權力計算,不難掌握。這次人大常委會「落閘」的決定,政治現實形勢的評估當然是他們思考的主軸。在此前設下,要求權威政體放棄一點安全感來「鬆章」,似乎是一種非分之想。

  6. 「佔中公投」羅生門與大數據民情*

    Leave a comment

    July 3, 2014 by Nick Or 柯衍健

    「佔中公投」由6月20日正式啟動,佔中組織者和泛民支持者欲透過大數量的民意授權,獲得強大的政治能量,可在特首普選議題上挑戰建制政權。佔中團體委託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以網站、應用程式和實體票站三種方式供持香港身份證的合資格市民投票。據民研網站披露,截至25日晚上7時,三種投票方式的參與人數大約為22萬、47萬和5萬人;總投票人數超過74萬,超過很多人的估計數字,更比佔中三子原先定下的十萬人「合格」目標高出七倍多,對比只有6萬人參與的元旦電子投票更超出十倍。組織者聲稱,市民對真普選有強烈訴求,政府不應漠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