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Commentary

  1. 香港自主面臨最嚴重衝擊

    Leave a comment

    June 21, 2016 by Nick Or 柯衍健

    銅鑼灣書店多個負責人失蹤,引起港人和國際媒體關注。天朝中國在境外執法,連身在香港的當事人李波無所倖免,使港人憂心。另一方面,西方品牌Lancôme受不了內地媒體壓力,取消藝人何韻詩的音樂會。 兩宗事件,正是天朝中國壓迫香港的明證,即結合了威權政體(authoritarian regime)與經濟實力的政治威脅。前者是中國直接施力(direct influence),直接拘禁領導人不滿意的人士。後者是間接施力(indirect influence),即Lancôme為了公司在內地經濟利益而自我審查,收起內地政權不喜歡的活動贊助。 Advertisements

  2. 中國在港安插在地協力者

    Leave a comment

    May 3, 2016 by Nick Or 柯衍健

    《明報》執行總編輯姜國元被裁,引起《明報》員工強烈不滿,並於五月二日發起「夠薑集會」,要求《明報》管理層撤回解僱決定。姜國元被裁,引起香港社會各界廣泛的迴響,折射香港人對新聞自由和編輯自主的擔心。而這份擔心,無疑源於主權移交後,香港媒體被赤化的趨勢。 近年,台灣學者吳介民提出「中國因素」的理論框架,研究中國大陸對台灣的各種直接與間接的影響;而本地學者方志恒將其框架套用到香港,指出中國大陸除了在政制問題上對香港的直接施力(direct influence)外,也一直以「政治與經濟吸納」的方式在香港間接施力(indirect influence)──即透過統戰在社會各界安插「在地協力者」,以發揮「中國因素」的影響力。

  3. 與暴力騷動對話:論政治暴力與非暴力

    Leave a comment

    February 17, 2016 by Nick Or 柯衍健

    雖然早有論者(比如學者方志恒和前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王永平)預言政治暴力會來臨香江,旺角大年初一的暴力騷動仍然為整個城市帶來震撼。 就應否使用暴力,坊間已有很多意見,但大多是意見陳述,沒有太多論證。社會討論主要分為兩個陣營:一、永遠不容許暴力,這是底線;二、和平理性非暴力已經失效。 我們都習慣站在自己的位置思考,不理會對方的看法和理據。本文希望在這裡回顧一下學界討論政治暴力的理據,拋磚引玉,激發更多討論。更希望政府可以懸崖勒馬,拋棄近年強硬的政治路線。 為了更有效討論政治暴力(political violence),我們首先要有一個參考點。暴力可以簡單理解為對他者身體或心靈的損害;而所謂政治暴力,則是透過傷害他人身體或心靈以爭取某種政治訴求。

  4. 「兩個香港」的對立

    Leave a comment

    February 11, 2016 by Nick Or 柯衍健

    新一年,香港政治會否有新景象? 新年之前,立法會拉布不斷,乃立法會有史以來最頻密的拉布時期。相比起九七前每年過百項獲得通過的法案,梁振英政府每年只能通過大約二十多項法案,顯示出政府的立法能力大不如前。不難預視,新年後這些情況將會持續。有論者甚至乎認為,直至梁振英離任前通過法案仍然會舉步為艱。 面對差劣的成績表,現屆官員面對如此局面也不滿意,提醒月薪九萬多的泛民議員要盡審議法案的職責,而議員工作就是「審議議案通過」。然而,熟悉立法過程並且領取月薪三十多萬的官員明顯沒有承擔起管治責任。 為什麼我說政府官員沒有擔起管治責任呢?

  5. 新東補選促泛民政黨革新

    Leave a comment

    December 22, 2015 by Nick Or 柯衍健

    湯家驊宣布辭去立法會新界東議員職務,該席位的補選將於2016年2月28日舉行,而補選的提名將於1月18日結束,換言之,候選人提名時段只剩下少於一個月。 該議席對香港的行政立法關係極為關鍵。湯家驊辭職後,泛民在地區組別與建制派同為17席,若然建制派能夠拿下該議席,將能夠在分組點票的票數上佔優,可以直接提出和通過修改議事規則,給予主席更大的「剪布」權力,以防範「拉布」,期望改善政府的施政能力。 新界東是泛民佔優的地區,如無意外應可取得議席。可是,在這個關鍵議席上,傳統泛民派系也不敢怠慢,盡力透過協調來集中票數,增加勝算。由於該議席原本屬於公民黨,有傳其他泛民人士也會讓予公民黨黨員來出戰。

  6. 網絡制衡政治鬥爭

    Leave a comment

    October 20, 2015 by Nick Or 柯衍健

    香港大學委任副校長事件顯示出來自北京和其香港代理人的政治干預,已經滲入到大學院校管理之中。我與施家潤曾撰文詳述過中央對香港學術界的統戰工程以及公然打壓(詳見《香港革新論》第十二章)。副校長事件讓大眾意會到多名建制人士,甚至是一些與中央有政治聯繫的人早已植入到港大的校務委員之中,以牽強理由否決了陳文敏的任命。 港大事件引起的巨大回響,卻沒有使北京的在港代理人卻步。近日,梁振英這名兼任大學校監對院校事務念念不忘,委任了陳曼琪和何君堯成為新的嶺南大學校董會成員,顯示了其「疾風知勁草」的特質。這些新植入的代理人未必會在所有院校的事情上處處干預,但他們只需要在關鍵的事情上顯示北京的喜惡,即能引起寒蟬效應,為學者和公眾帶來恐懼,以收其全權管治之效。 北京天朝主義為了鞏固其政權穩定,其在港的政治操控只會有增無減。事實上中央在對港策略上早已築成了全方位的戰線。以牽強的理由干預院校任命是其中一種;以民間組織之名遊行到港大內誤稱校長馬斐森是「澳洲鬼」是另一種;在即將來臨的區議會選舉中以一屋多戶或老人院中「被登記」等方式來創造「幽靈選民」(Phantom voters)也是其中一種。我們在《香港革新論》一書也深入研究了選舉、教育、學術自由、法律和新聞界中正面臨的赤化挑戰。這些全方位的政治操控在反國教運動後卻越趨普遍,數量多而覆蓋廣,而這些行為在公眾眼中也顯得粗疏難看。我們需要問,面對全方位包圍的戰線,香港人可以做甚麼呢?

  7. 中央統戰工程 影響豈止港大

    Leave a comment

    August 5, 2015 by Nick Or 柯衍健

    由梁智鴻帶領的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宣布擱置副校長(學術及人事資源)一職的任命,稱要等埋首席副校長才決定人事任命。 7月28日,校務委員維持原本決定,引來學生包圍校委會會議室,李國章卻反問:「點解佢哋不滿?佢哋有咩根據不滿?你講俾我聽我係咪犯咗罪?我係咪殺人放火?」 學生着急的 是程序公義 該委員在事件中當然並非犯罪,也非殺人放火。不過「等埋首副」理據極為牽強,該副校長職位招聘早於首席副校長,本身早已設有既定程序和要求,並不是基於首席副校長的要求而來。學生急於維護的,乃是港大的程序公義,以及抗拒權貴對於港大內務和任命的壓力。如果該前中大校長和前教育局局長對學生的不滿產生疑問,顯然是裝作無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