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香港」的對立

Leave a comment

February 11, 2016 by Nick Or 柯衍健

新一年,香港政治會否有新景象?

新年之前,立法會拉布不斷,乃立法會有史以來最頻密的拉布時期。相比起九七前每年過百項獲得通過的法案,梁振英政府每年只能通過大約二十多項法案,顯示出政府的立法能力大不如前。不難預視,新年後這些情況將會持續。有論者甚至乎認為,直至梁振英離任前通過法案仍然會舉步為艱。

面對差劣的成績表,現屆官員面對如此局面也不滿意,提醒月薪九萬多的泛民議員要盡審議法案的職責,而議員工作就是「審議議案通過」。然而,熟悉立法過程並且領取月薪三十多萬的官員明顯沒有承擔起管治責任。

為什麼我說政府官員沒有擔起管治責任呢?


任何法案制定,並非只是問問業界或小圈子就能夠完成的事情,當中涉及撫平不同持份者的不滿和意見。可笑的是,政府官員既沒有盡力去撫平民間的反對聲音,又未有從善如流將具爭議的法案下架再諮詢,更拒絕先通過較少爭議的法案,反而不斷向議席佔少數、但代表全港多數民意的泛民議員施壓,試圖「數夠票」盡快通過爭議法案,政府這種管治手法,到底是在團結社會,還是激化矛盾?

「兩個香港」的碰撞

從多個民調可見,梁振英政府不獲香港人信任。因此,泛民議員透過拉布阻止政府強行通過爭議法案,具備一定的民意基礎,甚至有港人以寫文章、準備資料的方式支援議員拉布。

但另一方面,政府堅持先通過具爭議的「網路廿三條」和高鐵撥款,企圖為拉布議員帶來不務正業和阻礙民生事務的形象,也得到部分民意的和應。

學者方志恒上年提出的「兩個香港」的論述,正好在當前的立法爭議上表露無遺:「保守香港」和「進步香港」嚴重對立,中間民意完全被擠掉。

泛民議員拉布、政府官員反拉布,不過是「兩個香港」互相抗衡的表象。而即將舉行的新界東補選,更將成為「兩個香港」的決戰場地。若然建制派在二月二十八日的新東補選勝出,將會在地區和功能組別中得到過半數議席,屆時建制派必然推動更改議事規則落實剪布。不過,剪布也必然會激起泛民議員的反彈,進一步引發「兩個香港」全面衝突。新東補選折射「兩個香港」的對立,新界東的選民將如何選擇?

執筆之時,旺角發生嚴重警民衝突,在譴責示威者與理解示威者之間,「保守香港」與「進步香港」必將進一步對立。

(作者為《香港革新論》共同作者)

原载: 香港《蘋果日報》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211/19486643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