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6

  1. 與暴力騷動對話:論政治暴力與非暴力

    Leave a comment

    February 17, 2016 by Nick Or 柯衍健

    雖然早有論者(比如學者方志恒和前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王永平)預言政治暴力會來臨香江,旺角大年初一的暴力騷動仍然為整個城市帶來震撼。 就應否使用暴力,坊間已有很多意見,但大多是意見陳述,沒有太多論證。社會討論主要分為兩個陣營:一、永遠不容許暴力,這是底線;二、和平理性非暴力已經失效。 我們都習慣站在自己的位置思考,不理會對方的看法和理據。本文希望在這裡回顧一下學界討論政治暴力的理據,拋磚引玉,激發更多討論。更希望政府可以懸崖勒馬,拋棄近年強硬的政治路線。 為了更有效討論政治暴力(political violence),我們首先要有一個參考點。暴力可以簡單理解為對他者身體或心靈的損害;而所謂政治暴力,則是透過傷害他人身體或心靈以爭取某種政治訴求。

  2. 「兩個香港」的對立

    Leave a comment

    February 11, 2016 by Nick Or 柯衍健

    新一年,香港政治會否有新景象? 新年之前,立法會拉布不斷,乃立法會有史以來最頻密的拉布時期。相比起九七前每年過百項獲得通過的法案,梁振英政府每年只能通過大約二十多項法案,顯示出政府的立法能力大不如前。不難預視,新年後這些情況將會持續。有論者甚至乎認為,直至梁振英離任前通過法案仍然會舉步為艱。 面對差劣的成績表,現屆官員面對如此局面也不滿意,提醒月薪九萬多的泛民議員要盡審議法案的職責,而議員工作就是「審議議案通過」。然而,熟悉立法過程並且領取月薪三十多萬的官員明顯沒有承擔起管治責任。 為什麼我說政府官員沒有擔起管治責任呢?